夏令营小故事|送孩子去了趟夏令营,却回来了一个假儿子

作者:[db:作者]   时间:2020-01-10 16:03:42

前几天收到邮件,通知说儿子在暑假结束前的英皇芭蕾考级中顺利通过,成绩是DISTINCTION(优秀)。这个结果让我多少有点意外,虽然老师很棒没错,孩子也从头到尾都没有缺席过考前课程,但我能看到的他的表现,一直给我的感觉是,勉强通过考试估计差不多,不过如去年上一个级别那样得到DISTINCTION,应该是不可能。
 

考试那天,因为时间跟学校的期末考试撞车,所以两边协调,弄得颇有点狼狈。我带着他狂奔到考场外,换好衣服鞋子,他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大半。
 

他人有点萎靡地说,妈妈,跳我倒是能跳下来,但还是特别紧张。考完出来,他又告诉我,有好几个地方都忘了换腿,反正就是跳错了吧,记不清有多少次了。

 

对考试结果,我心里其实没有预期,芭蕾这件事情对我们来说,只是他还在快乐坚持的一个乐趣,而非我规划中的必须。所以我安慰他说,没关系的,跳得开心就好,不管结果。但他自始至终在我面前表现的,都是一个不太信,又超级紧张的小男孩样子。

 

考前训练课和考试的全过程,家长都是看不到的,所以对儿子在老师面前的表现,我基本无从得知。

 

课后我与老师沟通,考试时又在间点时间得以与考官闲谈,让我非常意外的是,老师们一致对儿子赞不绝口,说他特别阳光自信,在考官面前昂首挺胸,快乐又大方,节奏和动作都不错,跳错了很从容地继续,不回想不犹疑,丝毫看不出紧张。

 

跳完致谢,还跟人家闲聊了几句。

 

不能说大跌眼镜吧,我心里还是十分诧异的,他们说的是我儿子吗?那么在考场门外哆哆嗦嗦,又怕跳错,又赖着我的,是谁家孩子?

 

闺蜜带他儿子刚从美国夏令营帝都。童子军,寄宿制,从没离开家,娇生惯养的娇气儿子,入营时哭得抱大腿,闺蜜回美国的住处也天天哭。

 

临出发前,她给孩子把每天要吃的,穿的,用的,放在一个收纳袋里。15天时间,箱子里装了15个收纳袋。按照上面的标签,孩子每天打开一个就行。这事儿也挺让我开眼,反正我想不了这么细致,顶多也就是给孩子多带点换洗衣服。

 

每天营地都有消息给家长,无论是老师描述还是照片里,怎么看都不觉得他儿子如她所担心的那么“弱”——衣服自己都穿不好,吃饭又慢,凡事没主见,英文可能也听不懂,晚上没自己睡过,别的小孩可能欺负他,太阳下暴晒中暑怎么办,blah blah blah。。。

 

终于盼到接孩子那天,我姐陪闺蜜去的,说那小子别提多棒了,晒得黝黑,眼里倍儿有主意。临别跟相处了半个月的小伙伴们一一拥抱告别,特别爷们。

 

营地的老师说,营地一同活动的孩子,都特别听闺蜜儿子的,因为他处事果断,主意特别多,每次活动制定计划并最后拿主意的总是他。而且他性格随和,谁有事都愿意帮,所以最后还颁了个奖给他。

 

闺蜜立刻傻眼,她问儿子哭过吗?晚上睡觉怕黑吗?营地老师也傻掉,说从来没有过,他儿子晚上还去安慰别的孩子,跟个大哥哥一样。

 

回到主持打开箱子,里面的收纳包只打开了一半,脏衣服虽然没时间洗,但整齐地叠好放在箱子里。还有个小本,上面记着别的营员送他的礼物,联络方式,并标记了自己准备送对方什么。

 

闺蜜说,这是营地给我送了个假儿子回来吗